动物足球赛儿童画: [茶余飯后] 潮汕20多年前的驚天血案終于告破!警方首次披露破案細節!

[復制鏈接]
查看: 39846|回復: 0
     

森林动物足球赛 www.cgesh.icu 776

主題

776

帖子

579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5791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5-22 17:40:06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1990年10月28日,普寧縣流沙東市場南華里發生一宗命案,受害人一家三人被殺害,一人受重傷。兩名行兇者在搶走了十幾枚金戒指以及其它部分財物后逃之夭夭。案發后,普寧縣公安局及上級公安機關一直對行兇者進行追緝。但是,20多年過去了,兩名行兇者始終音訊全無。2017年,揭陽市公安局和普寧市公安局重啟這宗殺人搶劫案的偵查工作。




//陳年未破命案重啟//
兩名行兇者張海和崔嵐都來自天津,與受害人小鄭的父母親有生意往來,案發當天,他們來到小鄭家,吃過晚飯后,張海與崔嵐首先支開了小鄭的父親,隨即將其母親和弟弟殺害,把小鄭打暈,小鄭的父親到家后,也同樣慘遭毒手。



小鄭(受害人):非常血腥,我爸爸媽媽腦袋這里,正中這里有一個很大的孔,我媽媽就更慘了,手指都給折斷了,全部掰得都反過來了。我弟弟也是,腦門上幾個洞,所有的血流的整地都是。我自己的枕頭包括床上都是血,當時整個頭發結成血塊。

當時的普寧縣公安局和汕頭市公安派出所民警,多次赴天津追捕張海和崔嵐,但受到偵查條件等各方面因素限制,一直未能夠將他們抓捕歸案。2017年9月4日,廣東省公安廳刑偵局發起命案積案攻堅專項行動,普寧10.28殺人搶劫案,被列入全省50宗目標案件之一,公安部專門作出批示,揭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和普寧市公安刑警大隊組成專案組著手重新偵查。


揭陽市公安刑警支隊大要案大隊大隊長 李靜波:最大的困難就是,我們要怎么去找張海和崔嵐。必須要竭盡全力、全方位抽調精干力量組成專案組。對這宗案件進行重啟偵查工作。

在普寧市刑警分局檔案局,這份保存了27年的案卷被重新翻出來,王海兵,普寧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副隊長2001年入警,多次從同事的口中了解到10.28殺人搶劫案,這一次,他和另一名同事要從這一本本泛黃的案卷中再次尋找突破口。



普寧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副隊長 王海兵:案卷的卷宗資料是不全的,就像衣服,到處都破洞,一件破衣服,根本拿不出手。連最起碼尸檢這些都是缺失的,而這是非常重要的證據。

一遍遍翻看普寧市公安局存留的案卷,最終還是沒有發現更有價值的線索,專案組民警決定,將目光轉向汕頭市公安局。



普寧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副隊長 王海兵:現場勘查是汕頭刑警支隊做的,從普寧公安局的檔案室開始查起,然后再去查找汕頭市檔案室,翻查了一部分資料回來,但是還是不全,欠缺太多。

一件殘缺不全的衣服,如何重新拼湊完整,專案組幾經周折,找來了當年參與案件偵查如今依然健在的老刑警,請他們慢慢回憶當時的情況,并進整理。

普寧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副隊長 王海兵:老刑警還回家去重新翻找筆記本,看有什么記錄在冊的,有關案情的,(當年)刑警隊的指導員他當時記錄的一個筆記本是對這個案件相對來說比較詳細而且全面的。這個筆記本拿到以后,里面出現了很多人名,從這一不開始工作。出現在老刑警筆記本里的人名,有受害人的鄰居、親人、朋友,通過他們的講述,民警也一步步靠近真相。在一次次的重新研判中,專案組列出了28個重點問題,并兵分兩路開始尋找答案。一組人馬再次深入案發現場尋查線索,尋找證據;另一組人馬則啟程赴天津。

普寧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副隊長 王海兵:相隔20多年了,要重新復原當時的現場那是不可能的,還好,現場的房子還沒拆,基本原先的老家具還在,還有一定可能可以重新復原。

//罪犯張海落網 拒不承認//
揭陽市公安刑警支隊大要案大隊大隊長 李靜波:當年在調查取證的時候,留下來的張海的照片,就發現一個叫張思河的人,跟張海的相似度達到了85.25%,非常高。



張思河雖然居住在吉林省遼源市西安區,但是籍貫以及出生年月份、日期都與警方要找的張海情況相同,專案組民警敏銳的覺察到這個張思河極有可能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揭陽市公安刑警支隊大要案大隊大隊長 李靜波:在遼源市的西安區把張思河抓獲,在現場就對他進行捺印十指指紋,通過鑒定以后,張海的十指指紋跟我們剛在吉林抓獲的張思河,十指指紋是同一個。



張海落網的日子是2017年10月23日,距離案發將近27年,然而,公安機關苦苦追逃27年的行兇者到案后,一個更大的挑戰出現在專案組面前。據張海講述,事發當年,他帶著1萬多元從天津準備到廣東進貨,同行的還有崔嵐,兩人第一站先到深圳,不料在深圳弄丟了貨款,進貨不成,便想到普寧找以前的生意伙伴。

張海(罪犯):也來了不少次,做生意。跟老鄭后來關系處得挺好的,然后我在他家挑貨。他(崔嵐)拿的工具我都沒見過,買了一個錘子、鐵錘,一個鑿子,我都沒看過。



在張??謚?,案發當晚,他并沒有參與打斗,殺人傷人均是崔嵐所為。

張海(罪犯):我在那坐著抽煙,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過去了,我也沒在意。等廚房有動靜,響起來,我說怎么了,一過去,人已經給打到了。后來一小男孩跑我前面去了,也讓他一下給打倒了。打倒后一個丫頭在我后面叫,他過去就把小丫頭(的頭)就給打爛了。



張海說,案發前毫無征兆和預謀,他也沒想到好朋友崔嵐怎么會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沒經歷過這事,腿都軟了,根本都軟了,就坐在那里動不了,把老鄭打完了,擦了地以后,就進屋那一把鑰匙,我說你這是干啥,他說不用你管,回頭我跟你解釋。

普寧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副隊長 王海兵:你說你哪都沒去,怎么會留下個血指紋呢?這明顯就是在說謊,第二個他在現場什么都沒動,但是他的殺人工具是兩種工具造成,一個人怎么使用?肯定是得兩個人去使用。



張海交代的版本跟公安機關前期偵查的情況存在很大出入,將所有事情都推給同案犯崔嵐,一切都是他干的,我只是到了現場,沒動手。他就一直強調這個事情。案件到了這個地方,崔嵐不到案,這個案子無法往下走了。

揭陽市公安刑警支隊大要案大隊大隊長 李靜波:張海沒辦法攻破,沒有如實交代的情況下,我們壓力就非常大。我們就把偵查的視線寄托在崔嵐身上。

供述出現不同版本,仔細甄別還原真相。

//罪犯崔嵐被捕 還原真相//
張海交待的作案經過漏洞百出,加上前期部分材料缺失,無法形成證據鏈條,對今后結案造成極大影響,也將影響下一步案件的定性和定罪,當務之急就是找到崔嵐,希望能夠在他那里還原真相。



普寧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副隊長 王海兵:張海改名了,那崔嵐呢,是不是也有這種情況出現?當時,包括公安部、省公安廳,還有揭陽、普寧幾個地方,幾個層次的公安機關,這些都合計之后,商議要如何抓到崔嵐,但崔嵐自從發案之后,就一直像人間消失一樣,根本沒有看到他的蹤跡出現。

2018年初,揭陽市、普寧市兩級公安機關經過對崔嵐的社會關系進行地毯式的摸排,從其中一位關系人口中得知,崔嵐現在化名仁俊雄,在深圳市龍崗區經營兩家公司。2018年3月22日,崔嵐被抓捕歸案。

普寧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副隊長 王海兵:崔嵐心里一直有預感,他是2018年3月22日落網的,在2018年春節之前,他就有預感到要出事了。為什么這樣說呢?他跟他老婆說,以后我不在了,你們要好好生活。他被抓到之后,也心里有底,“二十多年了,你們也是終于找到我了?!?/font>




到案后的崔嵐,交代了28年前與張海在普寧殺害鄭家三口的經過。

崔嵐(罪犯):就跟我說了是生意伙伴。就說欠了錢來這邊找他要,順便來進貨。就是聽說潮汕人很狡猾,弄不好就不好要,就買了工具,到時候不行就來硬的。

據崔嵐講述,張海帶著他來到普寧之后,在一個寺廟附近買了鐵錘和鐵椎,事先將兩樣工具藏好才來到鄭家。晚飯過后,張海就動手了。

崔嵐(罪犯):剛開始動手我是真不知道,沒有一個約定,他就進廚房跟我使了個眼神,我也是糊里糊涂,然后我就聽到里面噼里啪啦響,響了之后我就過去,我接過那錘子的時候,感覺那錘子上面有黏糊糊的血跡,應該是血。所以我腦子那時候完全就崩潰了。

崔嵐說,兩人一起把小鄭的母親和弟弟打死,這個時候,聽到聲響的小鄭從房間里跑了出來。



崔嵐(罪犯):她看到我的時候就嚷,這時候拿著鉛筆,我就貓著腰,我就這樣的手勢,然后就過去想摁住她,讓她不要出聲,這時候張海過來打了也就兩三下,最多三下,因為打倒了就抱走了。

把小鄭打暈抱進房間并將門反鎖之后,兩人還把客廳血跡擦干凈等小鄭父親的到來。

崔嵐(罪犯):那個男的進來,我記得很清楚是我打的,第一下是我打的。



據崔嵐回憶,在逃離普寧的路上,兩人丟掉血衣,從此改名換姓各自逃亡。但是,兩名行兇者的講述,存在如此巨大的出入,哪一個更接近事實呢?公安機關在調查取證的過程中又如何一一甄別?

專案組綜合分析了當時在事發現場的小鄭、張海、崔嵐的講述,發現張海的說法存在諸多疑點。

普寧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副隊長 王海兵:一個動機問題,崔嵐第一次去,他跟這些人是不認識的,按照崔嵐說的,最簡單一句,我跟他們無冤無仇,跟他們不認識,傷害他干啥?當時就是因為張海在深圳把錢弄丟了,沒錢了,想在這邊搞一單回去。

從三人各自的講述中,崔嵐和受害人小鄭描述的經過較為一致,而另一組民警在走訪了案發現場之后,也獲取了一條重要證據。前期調查也有發現這個問題,是個小細節,就是他們有說到當時在現場,電視機放得很大聲,他們去把它關掉了。后來崔嵐歸案之后,才說出了情況,臨走的時候,當時張海說要把電視機開大聲,不要讓鄰居太快發現現場。他們有充足的時間逃跑。這個細節證實崔嵐說的更靠近事實。

//公道姍姍來遲 罪犯伏法 石頭落地//
2018年8月1日和8月23日,揭陽市人民檢察院分別向揭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揭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崔嵐供述的作案經過,與法醫檢驗及分析等能相互印證,與小鄭的陳述也相互印證,他的供述更符合客觀情況。



2018年10月31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張海、崔嵐分別被判處死刑。

苦等了28年的小鄭姐妹倆,終于為慘遭殺害的父母和弟弟逃回了公道。

鄭小姐(受害人):如釋重負的感覺,難以用言語去描述,一塊石頭落地了。能夠在我們有生之年,能抓到兇手,真的是老天爺長眼了。這次特別要感謝公安民警,特別特別不容易,真的是最值得敬重的人民警察。

一審過后,兩名罪犯均提出上述,至今為止二審還未判決,等待這兩名兇手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via:以案說法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返回頂部 關注微信 森林动物足球赛 返回列表
什么是两面盘 ag延迟漏洞 3d组三遗漏统计 体育彩票开奖时间 拉莫斯 朋友一起的二人斗地主 mg藏分不让出款 360北京pk10走势图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 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北京pk10全天闯关计划 粤11选5技巧稳赚 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河内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 彩乐乐网站